影视招聘:入职先交好几千 做完群演再当客服

影视招聘:入职先交好几千 做完群演再当客服

2017-08-10 00:30

  陈璐回忆,当初找兼职有两方面原因,一是想体验不同的生活,“能去剧组很吸引人”,二是还可以挣一些钱。去之前他们憧憬着与某位明星“亲密”接触,甚至想过自己将和“北漂”青年一样,面对那些困难。

  外出活动手机会被收走,不让应聘者互留联系方式

  陈璐称,她问过很多同事,无论应聘什么职位,进来都是先做群众演员。之前公司承诺她会有专门的老师带她,教她化妆,但签合同之后公司再也没有提过。

  签完合同后,陈璐和杨宇琦被公司安排住进了一个农家小院。陈璐发现,同宿舍的伙伴都是通过不同名称的传媒公司招聘进来的,工作职位包括 “导演助理”,“艺人助理”,“化妆助理”,“跟组医护人员”等。她们多数是大学生,有做兼职的,也有刚毕业找工作的。但是基本上干的都不是原来合同签订的工作——有通告的时候,她们就被大巴车拉到剧组和演播厅做群众演员、电视观众。没通告的基本待在影视休息。

  为了干满一个月拿到工资,陈璐和杨宇琦按照公司要求去了人事部。陈璐介绍,人事部工作人员培训了她们一下午,“怎么在招聘网站登录账户,怎么应聘者来面试”。工作人员告诉她们,主要工作就是在各个招聘网站发布招人信息,做客户。按照公司要求和提前准备的“话术”招人,每招到一人会得到相应的提成。

  让陈璐没想到的是收钱只是整个的开始,随后她们陷入了一场更匪夷所思“”。

  四川琴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牛建国认为,这些所谓的影视传媒公司是以招工之名,行诈骗之实。按照《劳动合同法》,用人单位招聘时收取任何费用都系违法,例如金、档案费、服装费都是不允许的。牛建国称现在网络招聘乱象丛生,应聘者应该多留心,遇到公司收钱、证件合同、签超短期合同都是不正常的。

  为了干满一个月拿到工资,陈璐和杨宇琦按照公司要求去了人事部。陈璐介绍,人事部工作人员培训了她们一下午,“怎么在招聘网站登录账户,怎么应聘者来面试”。工作人员告诉她们,主要工作就是在各个招聘网站发布招人信息,做客户。按照公司要求和提前准备的“话术”招人,每招到一人会得到相应的提成。

  陈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曾经就被“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的名称吸引,去面试之前他还在网上查过公司的相关资料,“工商信息都是正常的”。但是当她到面试签合同时却发现签约的公司不是“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。据陈璐说,公司签合同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合同收走了,她没有记住签约公司的名称,他认为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名称可能是被冒用了。

  6月30日,陈璐和好朋友杨宇琦在结束学校最后一门考试后,迫不及待地踏上了从江西到的火车。

  “这就是一个‘’”,陈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应聘、交钱、剧组当群演。之后如果不肯做客服骗更多和自己一样的人过来,那么公司想法设法让你离开,“不仅工资没有,钱也不会退”。

  离职之后,陈璐和朋友才过来,这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招聘。

  让陈璐没想到的是收钱只是整个的开始,先是被公司安排到剧组和演播厅做群众演员、电视观众,然后强制要求她们到“人事部”,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,做客服——用当初自己被招来的方式,再去招另一群同样心存幻想的同龄人。

  6月底,因为看到某招聘网站招聘暑期兼职,她和朋友分别应聘上了剧组的“艺人助理”和“化妆助理”,并按照公司的要求每人交纳了2700元的伙食费。后来她得知,同样情况被招进来的同事也无一幸免,“伙食费”、“保密费”、“建档费”,最高的甚至被收取11000元,而这部分原本承诺要退的钱直到离职也没退还。

  最初陈璐和杨宇琦以为被骗可能就是,一直让她们辗转各地做群众演员和观众。没想到7月12日公司突然找陈璐和杨宇琦谈话,语气强硬地让她们离开到人事部工作。

  7月16日,陈璐和被骗的同事在讨论组里商量后决定报警。李涵称,她之所以在公司干了20多天,因为她想搞明白这种是怎么回事。

  陈璐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公司招人的账号,这些账号包括公司名称和招聘职位。陈璐称,公司需要她们不间断的去招聘网站发帖,至于这些公司名称是否有问题,公司没有告诉她们。

  陈璐和杨宇琦做了一天招人工作就离职了。陈璐认为这就是一个,发布的招聘信息,和让自己的那些信息几乎一样。她不想让更多人陷入这场,应聘、交钱、剧组当群演。之后如果不肯做客服骗更多和自己一样的人过来,那么公司想法设法让你离开,“不仅工资没有,钱也不会退”。

  最让陈璐受不了的是,每次外出活动她们手机都会被强制收走,就算住同一个宿舍的,公司也不让她们相互留联系方式。据陈璐说,公司曾多次强调如果发现她们互留联系方式,就立马。有几次公司工作人员甚至让她们打开手机微信检查聊天记录。

  离职之后,陈璐和朋友才过来,这就是一场精心设计的招聘。

  最让陈璐受不了的是,每次外出活动她们手机都会被强制收走,就算住同一个宿舍的,公司也不让她们相互留联系方式。据陈璐说,公司曾多次强调如果发现她们互留联系方式,就立马。有几次公司工作人员甚至让她们打开手机微信检查聊天记录。

  陈璐称,她问过很多同事,无论应聘什么职位,进来都是先做群众演员。之前公司承诺她会有专门的老师带她,教她化妆,但签合同之后公司再也没有提过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陈璐、杨宇琦、张涛、李涵均为化名)

  一公司表示已报警,会对侵害公司名誉的行为追责

  近日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多位者,对此事展开调查。

  外出活动手机会被收走,不让应聘者互留联系方式

  几天前他们在某招聘网站上发现招暑期兼职,“古装戏诚招跟组及灯光、化妆、服装、摄影、艺人助理、导演助理”。原本不是学相关专业的两人,很快被这些“高大上”的职位和诱人的工资吸引。与公司客户取得联系后,随即约定了到的面试时间。

  一公司表示已报警,会对侵害公司名誉的行为追责

  最初陈璐和杨宇琦以为被骗可能就是,一直让她们辗转各地做群众演员和观众。没想到7月12日公司突然找陈璐和杨宇琦谈话,语气强硬地让她们离开到人事部工作。

  记者在天眼查网站查询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查询结果显示公司于2016年9月注册,注册资金为300万元,法人代表是勾国丰。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,教育咨询,声乐、美术、舞蹈培训等。经营状况一栏显示有103条招聘信息,包括艺人助理、化妆助理、摄影助理等。

  根据陈璐提供的招聘网站上“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发布的招聘信息,红星新闻记者以应聘群众演员为由咨询。一个叫杨子航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公司合作过的明星包括范冰冰、霍建华等,也有像冯小刚、张纪中这样的大导演。没有任何表演经验也没关系,只要表现好一切皆有可能。杨子航称,如果没有工作经验,在正式工作之前会有1-2个月的带薪试用期,试用期的底薪是4800元加1100元全勤。他向记者强调,面试入职不会收取任何费用。

  随后,红星新闻记者再次以记者的身份,联系招聘者杨子航,对方称因为招聘的人员比较多,需要核实过后,才能做回复。之后记者多次打电话,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到经过一次“很随意的面试”后,陈璐和杨宇琦分别应聘上了“化妆助理”和“艺人助理”。据陈璐说,签合同之后,公司以先适应剧组为由,安排她和杨宇琦到剧组和演播厅做群众演员、电视观众,并向每人收取2700元的伙食费。

  陈璐说,因为公司的众多“反常行为”,她开始认为被骗了。随后,她偷偷加了几位同一个的小伙伴,并建了一个讨论组。她们经常在群里互通信息,或者吐槽公司的奇葩行为。

  (应受访者要求,陈璐、杨宇琦、张涛、李涵均为化名)

  记者在天眼查网站查询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查询结果显示公司于2016年9月注册,注册资金为300万元,法人代表是勾国丰。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,教育咨询,声乐、美术、舞蹈培训等。经营状况一栏显示有103条招聘信息,包括艺人助理、化妆助理、摄影助理等。

  随后,红星新闻记者再次以记者的身份,联系招聘者杨子航,对方称因为招聘的人员比较多,需要核实过后,才能做回复。之后记者多次打电话,一直无人接听。

  7月14日,记者在多个招聘网站检索“演员”职位,发现众多公司新戏招聘群众演员、艺人助理、导演助理等职位。这些公司多是“**传媒文化公司”,记者翻阅招聘信息发现,招聘入门条件很低,没有学历和工作经验。显示的工资基本在4000元到8000元,并在招聘信息中承诺没有和任何中介合作,无任何押金。其中的一部分有招聘暑期工。红星新闻记者为此联系上了其中一个招聘网站的工作人员,对方对招聘信息是否进行审查,未给出相应回复。

  陈璐介绍,因为做群众演员时间不固定,经常拍摄完成回到宿舍已经是后半夜。如果第二天还要起早到另一个剧组那更是受不了。陈璐称公司每天都安排领队和她们在一起,领队什么时候说走就得走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根据登记信息致电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对方称公司没有发布过任何招聘艺人助理、导演助理、群众演员的招聘信息。之后他给记者回电话表示公司已经报警,会对侵害公司名誉的行为追责。

  公司以适应剧组为由,安排他们去剧组和演播厅做电视观众、群众演员。受访者供图

  陈璐表示,提供给记者的合同,她们问了很多人才找到,是她同事的。她后来得知,在签合同后不到一个小时,公司几乎都是以办理入职为由收走了所有人的合同,然后直到离开,合同仍然不会在应聘者手上。而且她们中的每一个都被公司收了钱,少则几千,多则一万多。

  签完合同后,陈璐和杨宇琦被公司安排住进了一个农家小院。陈璐发现,同宿舍的伙伴都是通过不同名称的传媒公司招聘进来的,工作职位包括 “导演助理”,“艺人助理”,“化妆助理”,“跟组医护人员”等。她们多数是大学生,有做兼职的,也有刚毕业找工作的。但是基本上干的都不是原来合同签订的工作——有通告的时候,她们就被大巴车拉到剧组和演播厅做群众演员、电视观众。没通告的基本待在影视休息。

  陈璐提供的合同显示,公司拟让者在其摄制的电影或电视剧中担任演员。在考核期,月工资保底4800元,满勤1100元,补贴另算,转正后最低底薪为5800元,满勤1100元,每月休息8天,剧组办理五险一金。每月30日发工资,统一提供食宿,前期考核期间伙食费由乙方承担。合同最后备注,“乙方所缴纳伙食费在试用期后给予报销,合同期内自动放弃或退出者,所有费用均不退还”。

  7月16日,陈璐和被骗的同事在讨论组里商量后决定报警。李涵称,她之所以在公司干了20多天,因为她想搞明白这种是怎么回事。

  陈璐和杨宇琦做了一天招人工作就离职了。陈璐认为这就是一个,发布的招聘信息,和让自己的那些信息几乎一样。她不想让更多人陷入这场,应聘、交钱、剧组当群演。之后如果不肯做客服骗更多和自己一样的人过来,那么公司想法设法让你离开,“不仅工资没有,钱也不会退”。

  四川琴台律师事务所主任牛建国认为,这些所谓的影视传媒公司是以招工之名,行诈骗之实。按照《劳动合同法》,用人单位招聘时收取任何费用都系违法,例如金、档案费、服装费都是不允许的。牛建国称现在网络招聘乱象丛生,应聘者应该多留心,遇到公司收钱、证件合同、签超短期合同都是不正常的。

  陈璐回忆,当初找兼职有两方面原因,一是想体验不同的生活,“能去剧组很吸引人”,二是还可以挣一些钱。去之前他们憧憬着与某位明星“亲密”接触,甚至想过自己将和“北漂”青年一样,面对那些困难。

  陈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她曾经就被“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的名称吸引,去面试之前他还在网上查过公司的相关资料,“工商信息都是正常的”。但是当她到面试签合同时却发现签约的公司不是“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。据陈璐说,公司签合同不到一个小时就把合同收走了,她没有记住签约公司的名称,他认为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的名称可能是被冒用了。

  公司以适应剧组为由,安排他们去剧组和演播厅做电视观众、群众演员。受访者供图

  7月14日,记者在多个招聘网站检索“演员”职位,发现众多公司新戏招聘群众演员、艺人助理、导演助理等职位。这些公司多是“**传媒文化公司”,记者翻阅招聘信息发现,招聘入门条件很低,没有学历和工作经验。显示的工资基本在4000元到8000元,并在招聘信息中承诺没有和任何中介合作,无任何押金。其中的一部分有招聘暑期工。红星新闻记者为此联系上了其中一个招聘网站的工作人员,对方对招聘信息是否进行审查,未给出相应回复。

  陈璐说,因为公司的众多“反常行为”,她开始认为被骗了。随后,她偷偷加了几位同一个的小伙伴,并建了一个讨论组。她们经常在群里互通信息,或者吐槽公司的奇葩行为。

  让陈璐没想到的是收钱只是整个的开始,随后她们陷入了一场更匪夷所思“”。

  公司连续两天安排他们搬运器材到长城上,为一个国际内衣秀搭建舞台。受访者供图

  让陈璐没想到的是收钱只是整个的开始,先是被公司安排到剧组和演播厅做群众演员、电视观众,然后强制要求她们到“人事部”,在网上发布招聘信息,做客服——用当初自己被招来的方式,再去招另一群同样心存幻想的同龄人。

  根据陈璐提供的招聘网站上“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”发布的招聘信息,红星新闻记者以应聘群众演员为由咨询。一个叫杨子航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公司合作过的明星包括范冰冰、霍建华等,也有像冯小刚、张纪中这样的大导演。没有任何表演经验也没关系,只要表现好一切皆有可能。杨子航称,如果没有工作经验,在正式工作之前会有1-2个月的带薪试用期,试用期的底薪是4800元加1100元全勤。他向记者强调,面试入职不会收取任何费用。

  公司连续两天安排他们搬运器材到长城上,为一个国际内衣秀搭建舞台。受访者供图

  几天前他们在某招聘网站上发现招暑期兼职,“古装戏诚招跟组及灯光、化妆、服装、摄影、艺人助理、导演助理”。原本不是学相关专业的两人,很快被这些“高大上”的职位和诱人的工资吸引。与公司客户取得联系后,随即约定了到的面试时间。

  陈璐表示,提供给记者的合同,她们问了很多人才找到,是她同事的。她后来得知,在签合同后不到一个小时,公司几乎都是以办理入职为由收走了所有人的合同,然后直到离开,合同仍然不会在应聘者手上。而且她们中的每一个都被公司收了钱,少则几千,多则一万多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根据登记信息致电艾瑞儿文化传媒有限公司,对方称公司没有发布过任何招聘艺人助理、导演助理、群众演员的招聘信息。之后他给记者回电话表示公司已经报警,会对侵害公司名誉的行为追责。

  近日,红星新闻记者采访多位者,对此事展开调查。

  陈璐介绍,因为做群众演员时间不固定,经常拍摄完成回到宿舍已经是后半夜。如果第二天还要起早到另一个剧组那更是受不了。陈璐称公司每天都安排领队和她们在一起,领队什么时候说走就得走。

  6月15日,陈璐把红星新闻记者加入她们的讨论组,记者向群里的6位应聘者核实了相关情况,她们的和陈璐差不多,都是不满一个月就离职,没拿到任何工资和交纳的钱。

  和陈璐有着相同的张涛是他们中交钱最多的,剧本保密费6000元,伙食费1200元,建档费3000元以及工费800元,共11000元。张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应聘的是导演助理,之所以当时交这么多钱是因为对方承诺,建档费和工费几天后就退还,其余的也会在工作结束后退。

  6月15日,陈璐把红星新闻记者加入她们的讨论组,记者向群里的6位应聘者核实了相关情况,她们的和陈璐差不多,都是不满一个月就离职,没拿到任何工资和交纳的钱。

  陈璐提供的合同显示,公司拟让者在其摄制的电影或电视剧中担任演员。在考核期,月工资保底4800元,满勤1100元,补贴另算,转正后最低底薪为5800元,满勤1100元,每月休息8天,剧组办理五险一金。每月30日发工资,统一提供食宿,前期考核期间伙食费由乙方承担。合同最后备注,“乙方所缴纳伙食费在试用期后给予报销,合同期内自动放弃或退出者,所有费用均不退还”。

  “这就是一个‘’”,陈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应聘、交钱、剧组当群演。之后如果不肯做客服骗更多和自己一样的人过来,那么公司想法设法让你离开,“不仅工资没有,钱也不会退”。

  陈璐给记者提供了一份公司招人的账号,这些账号包括公司名称和招聘职位。陈璐称,公司需要她们不间断的去招聘网站发帖,至于这些公司名称是否有问题,公司没有告诉她们。

  6月底,因为看到某招聘网站招聘暑期兼职,她和朋友分别应聘上了剧组的“艺人助理”和“化妆助理”,并按照公司的要求每人交纳了2700元的伙食费。后来她得知,同样情况被招进来的同事也无一幸免,“伙食费”、“保密费”、“建档费”,最高的甚至被收取11000元,而这部分原本承诺要退的钱直到离职也没退还。

  和陈璐有着相同的张涛是他们中交钱最多的,剧本保密费6000元,伙食费1200元,建档费3000元以及工费800元,共11000元。张涛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应聘的是导演助理,之所以当时交这么多钱是因为对方承诺,建档费和工费几天后就退还,其余的也会在工作结束后退。

  到经过一次“很随意的面试”后,陈璐和杨宇琦分别应聘上了“化妆助理”和“艺人助理”。据陈璐说,签合同之后,公司以先适应剧组为由,安排她和杨宇琦到剧组和演播厅做群众演员、电视观众,并向每人收取2700元的伙食费。

  6月30日,陈璐和好朋友杨宇琦在结束学校最后一门考试后,迫不及待地踏上了从江西到的火车。

资讯排行

推荐阅读